直播热

   生产过剩的时代催生了消费的“个性化”,消费的“个性化”,使个人患上了消费“强迫症”,只有将自己的一切都置于消费之中,人们才能获得安宁感与实在感。消费已不仅是为了获取产品的功能效用,更重要的是为了满足其自尊心、荣誉感和他人的尊敬。我们必须看到,很多看似无聊的直播,却会让观众有真实感与陪伴感,能极大地缓解其孤独感,获得存在感。

   因此,国内直播热的背后,映射出的是极度原子化后的大众在消费中寻求安置孤独感和无意义感的欲望。看着那些给自己鼓劲的青年喊着“加油,奥利给”,总是由不得想起老八那句“奥利给,造它就完了”。也许就算未来是一坨屎,如今的青年们也不得不努力的去吞咽,去消化。老八完全消解了怪鸽所喊奥利给的意义,同时也把阶级差异越来越大的现实赤裸裸的揭示在人们面前。


前央视「一哥」张宏民独自在街头吃雪糕

   这两天,前央视“一哥”张宏民吃雪糕的事儿登上热搜。在相关照片里,张宏民一个人坐在长椅上吃雪糕。原本平平无奇的一幕,却因网友们频频“加戏”而发酵。

   在社交平台上,可以见到各种认为张宏民是“失败者”的评论,认为他“活着有什么意义”“年轻时混得再好也不如老年有妻儿重要”“再优秀,无儿无女也是失败的一生”。甚至,还有网民将张宏民的独身上升到了某种“高度”,认为“如果都像他这样,中国百年之后就没有人了”“不结婚生子的都可以视为对国家没有贡献”。

   那些以夸张标题吸引阅读量的自媒体公号,甚至以《昔日“央视一哥”近况凄惨,59岁仍无人嫁,独坐街头吃雪糕》之类的标题渲染此事。

   而相比男性,女性在私生活上受到的压力更为明显,前段时间杨丽萍发了个生活视频,结果有网友留言,认为“一个女人最大的失败是没一个儿女,所谓活出了自己都是蒙人的”“女人唯一的快乐,就是操劳一生、子孙满堂之后的天伦之乐”——这种“退回封建时代”的言论,居然获得了上万点赞。

   人类步入文明社会的重要标志,就是普遍获得自由选择生活的权利,可以依靠努力改变自身命运,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可以自由选择是否结婚是否生孩子,可以自主消费……每个人的自我价值和实现路径,都非固定和单一。一旦将人生模式化,将“不一样”视为异类,“不一样”就会变成一个什么都能往里装的筐,除了不结婚不生育,还有可能将“不考公务员”“不生二胎”等一一纳入,永无休止。

   其结果是,谁都有可能被这样的模式思维所反噬,没有人有权利定义自己的人生和幸福。试想,如果连张宏民、杨丽萍这样的行业佼佼者都要忍受“人生失败”的指摘,那我们这些普通人又该如何自处?

   张宏民、杨丽萍的私生活成为社会热点,本身就是一种悲哀。因为在一个正常社会里,本不该有人会对别人结不结婚、生不生孩子这种事情指手画脚。正常社会原本就应该是多元化的,你有你的选择,我有我的生活。不轻易“指点”别人的人生,其实根本算不上美德,而是一个正常人应该具备的常识。

   这样的新闻热点,恰恰说明还有很多陈旧观念占领着舆论的“制高点”,如何不断地重申常识,也是留给我们的思考。